律师介绍

徐文丽律师 山东建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从事专职律师近20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践经验。擅长处理婚姻家庭、企业用工管理、公司股权纠纷等民商事案件。淄博市地方法规政策性别平等咨询评估机制专家组成员淄博市律协婚姻家庭委员会副主...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徐文丽律师

电话号码:0533-2805789

手机号码:13953381489

邮箱地址:zibo148@126.com

执业证号:13703200311985089

执业律所:山东建仑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汇美领域a座20楼

社会保险

社会保障:给百姓一种寄托

社保改革系列谈(10)

改革需要操作艺术,其精髓在于:如何把复杂的问题用简便的方式予以妥善处理,而不是相反。

按照这一理念,我体会,在我国社会保障的改革和发展上,急需做好三件事:一是设计一种社会保障新制度,新制度必须放眼未来、面向全社会,但不能为兑现旧制度的承诺而设计;二是关闭社会保障旧制度大门,门里边的人可以走出来(参加新制度),但门外边的人绝不能再走进去;三是制订从旧制度转向新制度的过渡方式,主要为过去已被社会保障覆盖的人群而设计。

关于如何设计社会保障新制度,我觉得应强调三点:

第一,未来的社会保障,其目标应定位于老年社会保障,即从制度上防范老年贫困。社会保障就像是一棵参天大树。人人在工作时为其“施肥浇水”,年老时就能“避风乘凉”。国民一旦充分认识到,未来的老年生活是有保障的,而且不再担心老年患病后得不到及时治疗和因病致贫,谁还会再去拼命“攒钱防老”?

第二,必须面向全社会,绝不能只盯着国有单位的职工,至少要把目前尚未被社会保险覆盖的人群都纳入视野。不同于现在的社会保险,未来的社会保障应是开放式的,大门是敞开的,目前除了暂不吸引纯粹的务农人员外,所有在单位就业的人员,包括在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就业的人员、进城农民工,以及非组织化就业的人员如自雇人员、自由职业者,都允许参加社会保障。

第三,社会保障不采取社会保险的方式,不设立个人账户。社会保障新制度不能再像现在的社会保险那样,项目设置“贪大求全”、享受待遇不分老少(竟有29岁领到养老金的),特别是不再设个人帐户,政府因此再也不用替民众“当家理财”、看管账户,同时也摘掉了“不相信民众能管好自己钱袋”的帽子。

基于此,我设计出一种“低门槛、开放式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新制度,要点包括:

一是项目少而精,只包括养老和医疗两大项目,其中养老项目包含遗属和伤残保障。在项目设置上,不是面面俱到、样样齐全,只能挑选人们最需要的、且难以自保的。设置遗属和伤残两项,主要是增强社会保障的吸引力,并能真正防范部分家庭因主要劳力伤残或亡故而落入贫困。

二是项目捆绑式,养老和医疗两大保障项目整合在一起,不允许参保者采取分拆的方式参保。未来的社会保障是一项综合性制度,尽管其中设置了分项目,但不允许被拆开实施。

三是只规定享受社会保障待遇的年龄(年满65岁),不规定退休年龄。未来的社会保障不应再像现在的社会保险那样,对退休年龄作出硬性规定,而只需要明确享受社会保障的年龄。根据全球趋势,这个年龄限定于男女一律65岁较为适宜。人们根据自身的情况,可选择在65岁以前不再工作,但按月领取社会保障养老金,应在年满65岁以后,即使特殊条件允许提前领取,也不得低于62岁,而且要适当减发养老金。

四是参保成本低。未来社会保障的费率应根据精算确定,最好能控制在工资收入的15%以内,参保单位和个人各负担一半,非组织化就业人员完全由个人负担。同社会保险费相比,参加社会保障新制度,个人只用负担工资收入的7.5%,比现在节省3.5个百分点;企业或雇主最多不超过7.5%,比参加社会保险减少22.5个百分点。如果按1998年有关成本数据推算,企业总成本将因此减少2个百分点,仅此一项就能增大企业的盈利空间。

五是参保方式要灵活,只规定缴费年限,或把缴费年限折算成点数,允许间断性缴费。65岁以前如果遇到读书或失业等原因,可以不缴费,但要规定总缴费年限,比如20年甚至更高。

六是不设个人账户,实行全国统筹、现收现付。未来的社会保障应是全国性制度,辅之于全国互联互通的社会保障信息网络,以准确记载参保人社会保障权益记录。不论在哪里缴纳社会保障税,年老时或因伤残而不能工作,都能被社会保障所覆盖。即使农民工回农村原籍,也能享受到应有的社会保障待遇。

我建议以目前尚未被社会保险覆盖的人群为对象,试行上述社会保障新制度,具体包括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农民工、失地农民、乡镇企业职工、自雇人员、自由职业者等。但对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等曾被社会保障旧制度覆盖的人员,要设计特殊的制度转轨方式。

2002年,我曾以目前尚未被社会保险覆盖的人群(含机关事业单位职工)为对象,社会保障费率按15%、人数按2.6亿人估算,社会保障新计划的筹资规模约为2100多亿元。如果再把进城农民工的增量和城镇新就业的人员算进来,每年筹资的增量将为110亿元左右。以上两项合计2200多亿元。这个群体中已经离退休的人员约有870多万人,每年需支付离退休费约760亿元;这些人员的医药费按人均每月400元估算,全年约需420亿元。收支相抵尚有1000多亿元的结余。即使只考虑存量,这笔钱积累20年就是2万亿元。应对30年后的人口老龄化高峰,会有足够的资金实力。

2003年,世界银行在同我国财政部社会保障司进行的合作研究中,对我的社会保障新制度做了为期75年(2001~2075年)的精算,结论是:养老金一项所需费率只需要工资收入的12%。尽管所需费率很低,但在精算期内是不存在资金缺口的,相反,当新制度成熟后,每年资金还有结余,结余额约占当年GDP的1%~1.5%,即使在目前预测的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2030年以后的20年内),资金结余额虽减少,但也占当年GDP的1%。

我对搞好社会保障充满信心。但前提是改弦更张,不能再继续走社会保险的路子了。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Copyright © 2018 www.0533laod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汇美领域a座20楼
手机:13953381489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